当前位置: 主页 > 老版曾女士 > 内容

热门内容

西安老教授曾为飞虎队做翻译

时间:2017-09-20 23:2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原标题:西安老教授曾为飞虎队做翻译2007年2月去世的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李嘉祜,是全国高教自学考试委员会英语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高教自学考试委员会英语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同盟陕西省委员会委员。

  2007年2月去世的西安外国语大学教授李嘉祜,是全国高教自学考试委员会英语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高教自学考试委员会英语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同盟陕西省委员会委员。熟知他是全国知名的英语教育家、翻译家,但对他在抗战期间,在西安西关飞机场给美军第14航空队驻西安指挥所的飞虎队队员做翻译,投身抗日的往事却少有耳闻。

  1927年出生的李嘉祜祖籍山西绛州(今山西新绛市),少年丧母,随二伯在西安上学,从汉中市的城固师大附中初中毕业后,1944年下半年到师大附中上高一。当时日本侵略者向云南进犯,号召十万青年从军抗日。满腔热血的李嘉祜报名参加了青年军,从转运到汉中驻训。因青年军中的军官和对士兵的,年底返回西安继续求学,并于第二年上半年考入西安力行中学读高二。

  李嘉祜的老伴汪莹女士向记者回忆道,丈夫在少年时代就非常喜欢英语,到了高中时候,“英语厉害得在几个学校都有了名。”后来有同学告诉她,李嘉祜当时为了提高英语水平,常去西安市西木头市的,听美国用英语布道,他还给青年会做汉语翻译工作,以勤工俭学方式,供自己读书。

  由于李嘉祜的英语水平非常出色,时任西北抗战青年联合会总干事的张博文便推荐李嘉祜去西安西关机场给美国飞虎队当汉语翻译,还为此专门亲笔写了一封举荐信。李嘉祜没有大家的,他以优异的成绩顺利的通过培训考试,被安排在美国空军驻场工程处特雷勒军士手下做口语翻译。

  “当时西安空军驻场工程处最大的军官是巴伯中尉,后来又来了一个高个子的美军中尉。出入机场必须出示由机场美军司令慕恩中尉签发的出入证。”

  1943年9月,意大利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投降后,亚太战场的箭在弦上,中缅印战场密切配合,美军来华者逐日增多,急需大量翻译人员。

  为了应对战备形势的需要,1944年1月,国民发布命令,首先从重庆的中央大学、复旦大学、交通大学、重庆大学等几所著名大学中征召应届毕业生充当英语翻译。所有符合条件、体检合格的男生,必须无条件服从征调,服役期为两年。服役期满后,方可发毕业文凭,不服从则学籍。至1945年,国民在全国陆续征调和招收了翻译近五千人,合称“五千译员”。

  被征召的在校学生首先要通过典型的美式强化训练,每天由英语系教授和个别美籍教师教授英语会话和一般军事术语,全部课程英语教学。美官还要指导学习几种美式武器的使用方法,经6周集中培训考试合格后方可被派遣到军队。

  训练班的老师个个资历不凡。美国教员中有孙中山《三义》的英毕范宇博士,中国教员中有当过蒋介石翻译的王锡钧,一口地道英语后在外语学院任教的何永佶博士,重庆国际的播音员彭乐善博士等,他们轮流到各个小组教口语。

  所有中方派出的翻译归属美军文职人员,对外称翻译官,由中方军事委员会外事局领导。每个翻译都着美军军装,享受少校待遇,佩戴军衔时按文职官衔降低两级,只挂中尉领章没有星。

  李嘉祜的二儿子李铠告诉记者,父亲经常给他提起,当时西安西关机场的美用飞机很多,主要是P51野马式战斗机和P47轰炸机和少数被称作黑寡妇的P38夜航机,偶尔也会有B25大型轰炸机从四川飞来降落于此。

  抗战开始,日本空军对中国空军一直处于绝对优势。但是,中日双方争夺制空权的战斗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到了1939年,弱小的中国空军基本已经消耗殆尽。那时,日本空军可以任意中国任何一个机场或者是城市、乡村。

  西安人在空袭下提心吊胆过日子。美军14航空队进驻西安,与中国空军11大队并肩作战,夺回了制空权,这一切才根本改观。先是摧毁晋南敌军袭扰陕西的,后又出击华北华东敌人重要设施。而且在对敌战中,多次在敌占区散发,敌人斗志,激励。西安人每读到这类消息时,无不欢欣鼓舞。

  李嘉祜在回忆文章中写道,自己在西安西关飞机场美国空军驻场工程处工作时,就餐也在军官食堂,“的烤牛肉随便吃、各种点心、牛奶、蔬菜都随意享用、咖啡随便喝、糖果也随意食用。”

  国民根据美国,为美军飞行员提供高标准的伙食:每人每日提供肉类(牛、猪或鸡)550克、鸡蛋4个、蔬菜620克、土豆310克、干菜60克、面粉380克、猪油60克、糖180克、盐15克、水果340克、花生30克、茶叶12克以及其他香料。为了制作地道的西餐,国民还在内地的兵营为美军增设西菜灶、面包灶等设备。

  据《剑桥中华简史》记载,当时一个美国士兵在中国的费用,抵得上500个中国士兵费用的总和。美国官兵能吃到正规快餐,执勤时吃豆子罐头、牛肉罐头和补充体力的大块巧克力,有时还可以抽到香烟。而中国士兵大多营养不良,在训练场上,中人的体格远不如美国人。一门炮,美国人8人一组,中国人十几个人一组,还常常搬不动。中国翻译人员为了争口气,咬着牙扛着大炮部件爬山,气喘吁吁也要跟上美国人的步子。

  根据与美国飞行员签订的合同,每一位飞行员都能获得不菲的报酬。飞行员月薪600美元,小队长月薪650美元,中队长月薪700美元。另外击落每架日机有500美元金。如果把这一薪水用1937年前尚未贬值的法币折算,每个普通飞行员的收入大约是法币2000元。作为对照,1933年空军军衔最高的空军上校飞行员一月薪俸为600银元(合后来的法币600元),一位空军准尉飞行员的月薪更是只有100银元。

  “至今回想,当年抗战时驻西安西关机场的美国空军的伙食简直好得没法形容,其时中国抗战已长达数年,国内各类物质匮乏,军民生活极为,平时粗茶淡饭能求一饱,已是奢侈之事。而我在美国援华抗日的美国空军西安机场飞虎队驻地的享用,从中完全可以体现出中国和人民对美国盟军的友爱和厚待。”李嘉祜在回忆中称这段时间是自己青年时期最风光的一段时光。

  1937年7月初,陈纳德以美国飞行教官的身份抵达中国考察空军。7月7日“卢沟桥事变”中外,中日战争全面爆发。这时的陈纳德看到中国的空军力量十分薄弱,可供作战使用的飞机仅有九十余架,能够驾机作战的飞行员寥寥无几。中国空军将士面对强大的日军空袭,虽然进行了殊死拼搏,但因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屡遭败绩,陈纳德深感中国空军急需帮助。

  1938年8月,他接受宋美龄的,在昆明市郊组建航校,以美军标准训练中国空军。与此同时,陈纳德顶住日本方面的压力,积极协助中国空军对日作战,甚至亲自驾机投入战斗。1941年8月1日,中国空军美国航空志愿队成立,陈纳德担任上校队长,在罗斯福的暗中支持下,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和机械师,以平民身份参战,中国,成为知名空军作战部队“飞虎队”的创始人。1942年7月4日,美国航空志愿队转变为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陈纳德担任准将司令。1943年3月10日,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转变为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陈纳德担任少将司令。同年7月25日,陈纳德应聘中国空军参谋长。1943年10月,中美空军混合联队组成并投入战斗,陈纳德任指挥。

  《美中航空遗产基金会》中国办事处主任华建宁主编的著作《二战时期美国援华空军》第41页记载到:二战时期美国援华空军中,美国航空志愿队、驻华空军特遣队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总共击落、击毁日军飞机2600多架,炸沉和炸伤223万吨日本商船、44艘军舰、13000艘100吨以下的内河船只,击毙日军66700人,摧毁了573座桥梁。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让日军闻风丧胆的“飞虎队”才离开了中国战场。

  李嘉祜在西安西关机场工作一年半时间后,在1945年年底才离开。飞虎队不但多发给他一个月的薪金作为离职费,特雷勒军士还特别出具了一份称赞李嘉祜在工作期间表现良好的证明信。

  李嘉祜回到西安力行中学继续读高中三年级,高中毕业后,他凭借做翻译这一履历和飞虎队的证明材料,成功考入西北大学外文系英文专业。李嘉祜儿子李铠告诉记者:父亲用做翻译所赚的工资供自己读完了大学。大学期间能进入人在中国开办的华英书局工作,与那段翻译工作的历练不无关系。

  李嘉祜大学毕业后先在西北军员会教育工会当秘书,曾被安排时任西北军员会副贾拓夫的随行秘书到出席总理召集的各大区负责人会议。后调入西安外国语大学从事教学工作,担任研究生导师期间,为我国培养了许多英语翻译人员。2007年2月临终前,家人将最新版的《朗文英文大辞典》和一部英文版《圣经》随遗体共同火化。

相关推荐